对他们来说,“家”并不仅仅是住所而已

Home  | 

本期Place栏目为大家挖掘的三处居所, 用酷女孩们自己的话形容就是家、 美术馆和一切美妙心情跃然舌尖的地方。


纽约 | 何雨 /

与起居室一墙之隔的画廊

隐藏在布鲁克林褐石建筑中的公寓画廊,是何雨工作和生活的双重空间。


二楼画廊玄关处。 墙上的壁画由何雨亲手完成。


何雨的家位于Brooklyn的Bedford–Stuyvesant,住在这里的人给这个地方起了个昵称叫Bed-Stuy。这是一个传统的黑人区,戏称“布鲁克林的小哈勒姆”。美国30年代经济大萧条后,许多黑人家庭后来陆续搬入这个区域,并且住在这里直到今天。在过去的几十年间Bed-Stuy一直扮演着布鲁克林黑人文化中心的角色。千禧年后,整个区域步入了乡绅化进程,一些时髦的商店、咖啡馆相继搬入这个既有历史感又代表纽约杂糅气质的地区。身为公寓画廊主、古董帽手作人及艺术撰稿人的何雨,她的安身之所及否画廊就坐落在Bed-Stuy这一栋拥有着百年历史的维多利亚风格褐石建筑中。


 卧室一角,屏风是何雨很爱的家中装饰


Bed-Stuy的褐石建筑基本建造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融合了典雅与怀旧外观,在当时纽约的中产阶级聚集地尤为流行。何雨的家是一栋二层小楼,从大门进入后,有一条直接通往二楼的楼梯,对外开放时来访者由此进入她精心经营的“否画廊”;楼梯侧面一段甬道,从这里通向生活空间,即卧室和工作区,穿过去可以到达宽敞的厨房和花园。这种房屋旧时供一个家族的人一起居住,二楼大多用于主人会客,也可以一家人围坐壁炉边一起分享故事,欣赏音乐,招待朋友, 为娱乐和聚会提供空间。内部基本保持了建筑原来的风貌, 有壁炉、木质的百叶窗、吊顶的白色雕花、长短不齐的红砖。


二楼画廊处的作品展示区


何雨把这个空间描述为一个人,每个功能区域是她想呈现的不同面貌。卧室和工作室的区域是这个空间精神的栖息地, 或者说这个人独处时的面貌。她用一面二十年代早期的中式屏风把卧室和工作室区分开来。工作室里除了做帽子用的各种工具外,还有她到处收集来的和帽子相关的Vintage小物, 以及当代艺术家的作品,摆满书的架上用中英文做了简单的整理分类。书架上书的种类从展览画册到明诗三百首,不难发现何雨是个喜欢读书的人。之前给艺术杂志供稿,平时在博客写随笔,都是何雨记录生活的方式。在制作古董帽的过程中,她更是发挥了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因为她所做的每顶帽子都是由委托人的经历转化而成,她也会为帽子取好名字并且写下背后的故事,好像故事里没讲完的情节都延展到了帽子上。厨房是家的另外一个中心, 这个区域是为了满足这个空间世俗方面的需求,烹饪及日常起居。平时喜欢和食物打交到的她有着比卧室还大的厨房,厨房里有很多和食物及生活相关的艺术品,墙上、灶台上随处可见,还有一个小书架是放着菜谱等生活化的书。


来自何雨厨师朋友的手作菜单, 其中有一道 “牛魔王擦香水” 是她的拿手菜。


相对卧室里的大部头理论,这些书读起来轻松许多,无论谁都可以随手拿出一本翻上几页。中间的桌子除了朋友聚餐以外,也是工作的好地方。午后温暖的阳光透过花园直射进来,宽敞的桌子,泡上一壶茶,一边看着烤箱里烘焙的甜品,一边在伏案写作,敲敲打打一个下午。工作告一段落,蛋糕刚好出炉。出于对生活及美食的热爱,何雨花很多时间在厨房,她说胃喂饱了,再喂养心灵。


二楼画廊的会客区


除了建筑外部的楼梯,内部的旋转楼梯算是进入二层的公寓画廊的秘密通道。二楼本身是Parlor Room,也就是这种老房子的客厅。把它作为画廊是恰得其所,每到周六画廊的开放日,这里就热闹起来。讲座、沙龙、表演和讨论会都曾发生在这个空间内。南来北往的人在这里碰面,一起喝茶聊天,还原了这个空间社交方面的需求。


没工作的时候,何雨可以在厨房做她很爱的湖南菜。 


除此以外,每次展览何雨都要提前花很多时间和艺术家交流,她希望这个展览不仅只是一个作品展示,更想让作品和空间发生关系。比如杜蒙的展览《退火》, 有一组作品和她对北京的记忆有关。一组四块的玻璃有北京城市变迁留下的点滴碎片记忆,有如四合院的影壁。有一件作品是在玻璃拓印了一条长卷,就从画廊空间的天花板上悬挂下来,正好在古老的落地窗之间。用茶水染色的六只玻璃燕子在另一面墙,也是从天上悬挂而下,开窗时有风进来,燕子就会随风转动,仿佛随风起舞,在墙上留下影子。作品本身带有的乡愁放在这个老空间里呈现再好不过,充满了各种解读的可能。


所有壁炉上的小物件都来自旅游时收集所得。 


这栋超过一百岁的房子里,时代交替,一定发生过很多故事,何雨在机缘巧合下找到它,从某种意义而言,也是它选中了自己,因此一直希望能够聆听它的声音。何雨时常觉得这幢老屋像是一位饱经风霜的长辈,看过很多人情冷暖,仍然饱含着热情、智慧、好奇心,照顾着她、画廊和自己的古董帽工作室。


二楼画廊处的作品展示区



上海 | 王怡文 /

藏匿在客厅的餐厅 

在市区居住, 在远离尘嚣时创作美食。


作为一名时装造型师,王怡文(Avivi)的工作是制作让你驻足凝眸的时尚瞬间,她为众多品牌拍摄的Lookbook不带任何哗众取宠的元素,但非常吸引人。在家喜欢穿着吊带背心配紧身牛仔裤的Avivi形容自己的风格是“美式纯粹” :“ 我很常挂在嘴边的词就是‘美得要直接’。”


静默下午的独处时间 


Avivi的这种理念自然也延伸到了她自己的家里。尽管家并不大, 却给人一种很宽敞的感觉。它将斯堪的纳维亚式的感性——白色的墙壁、暖色的木质家具以及皮草装饰品与一些跳脱的元素很好地融合在了一起。从大理石餐桌到石膏头像,以及还有各式各样的工业灯饰,让人目不暇接的同时感到颇为放松自在。


很近很红的Sophia石膏雕像


Avivi和男朋友搬来之前,在酒店公寓住过一段时间。搬进来后, 他们联手对房子做了部分修缮,并为厨房花了很多的心思 —— 安装定制的铝橱柜,还有一面用于搭配颜色的墙。有纹理的墙面是用一种叫做Pandomo的可水洗材料做的,看上去有点像灰泥, 但非常是应对油垢的很佳材质。厨房台面上随意摆放着小摆件和日常用品(一些食谱和与朋友聚会的照片), 一张锡纸、一瓣大蒜, 还有家庭音箱系统。


制作美食的时刻。


从窗户望出去是马路对面教堂的双峰。就如同Avivi自己所说的一般:“ 和所有爱情故事的结尾一样,如何长久保持激情才是关键。长时间身处喧嚣的工作中会让我对它的闪光点变得视而不见,所以不时靠做菜进行放松,安静过了,独处过了,我还能从食物中重拾对喧嚣的喜欢。”


但客厅的装饰同样也显得别具一格。用两副印度产混凝木拼凑成的书柜,来自法国 Deyrolle 的古董蝴蝶标本,仿拿破仑时期的地球仪,以及藏匿在柜缝中的玩具狐狸……这些或从旅行中收集的纪念品,或颇具文化气质的小玩意儿,让 Avivi 的居室呈现出一种含糊不清的年代感,而这些有趣的收集品队伍还在不断壮大。


玄关处。一些很常穿到的鞋和两幅由朋友拍摄的摄像作品


Avivi喜欢收集灯具,数量一多,有些只能藏在卧室。 



两款灯具是女主人大费周章从国外运输回来的心头宝贝。 


“按照我的构想,这房子更像很个性化也很私密化的旅馆。” Avivi 说道。她从朋友设计的玩偶中选了“憨豆先生” 挂进浴室;为了更好地营造四季如春的感觉,又专门花费精力寻找到了一款散发着旧皮革和泥土味道的室内香氛。“作为造型师和美食爱好者我确实很贪心,” 她笑着说道,“我想要精心安排所有的一切。”


藏在浴室的 “另一位客人”。


家中很爱的工业灯具。 


Avivi 在采访中和我们说 :“ 我在20岁的时候和我的朋友们说,我想一边工作一边再研究美食,再一路旅游收集些好玩的东西回来。 当时他们对我的想法一笑而过,但现在的我确实做到了。”



巴黎 | Agathe Rousselle /

没有方圆的文化沙龙

Agathe的家不拘一格,却自成一体。 处处留下忠于自己的个性烙印与生活态度,犀利得让你来不及躲藏。


Agathe的书桌,灵感发源地。 


到过巴黎的人,想必双脚都会踩过特罗卡德罗(Trocadéro)区的土地。 它位于巴黎的第十六区,有塞纳河与埃菲尔铁塔遥伴在身旁,又有壮丽的夏乐宫展开优雅臂弯。经过19世纪中叶奥斯曼男爵大刀阔斧的巴黎城区改造,这一区域又增添了许多引人流连的奥斯曼式建筑。受访者Agathe的家就隐匿在此处的一小道上。


Agathe的祖父母都是不折不扣的当代艺术爱好者,因此从小在他们身边的Agathe幼年时就经常被带到巴黎大大小小的博物馆和艺廊中, 去感受那个创造与艺术的世界。但现在相比感受外面的世界,她反而更乐于构建于自己的 “文化沙龙”。


与爱犬共处一室。


眼前的这间40平方米的公寓就是Agathe文化沙龙的所在地。大门一开,率先迎接我们的是Agathe的 “冷若冰霜”,但话匣子一打开,女主人外冷内热的性格显露无疑,并直奔女权主题:“ 我相信所有的女性,都是女性主义者。我们已经到了2017年,但是女性和男性的地位依旧不平等。我曾经小范围地组织过一场游行,那是为了声援俄罗斯女权运动,关于这场游行的会议都发生在你现在坐着的地方。”Agathe平静地说着。我们坐在她的客厅,客厅的摆设相当简单, 唯独书柜上的佛像和男性半身雕像令人感到好奇,“我觉得世界之大, 但哲学语言或许是通用的,而女性的首信仰应该是 ‘独立’,所以我拿着象征 ‘觉者’ 的物件摆在这里当是是一种庇护。”


会客区,也是与LGBT的朋友们开会的地方。


这位沙龙女主人真正意义上的职业是位模特,但在她的鞋柜中只见得到平底和运动鞋,“我的工作其实是被选择的,我听从专业人士的建议,并助力将他们的幻想实现,不过私底下我必须听我自己的。我,就是不爱穿高跟鞋。” Agathe耸耸肩,似乎对于鞋柜的疑惑让她感觉不可思议。


卧室与衣帽间,架子上的高跟鞋基本只是做展示用途。


但Agathe并非一直具有 “攻击性”,这位平头不喜欢微笑的巴黎女孩,她的其他兴趣实在让人跌破眼镜。“我喜欢烹饪和刺绣”,Agathe依旧面无表情的说着。烹饪和刺绣这样代表传统女性美德的活动,怎么会是Agathe的兴趣呢?“我觉得这是立场的问题。以前的女性煮饭是为了男性和家庭,我刺绣是因为我热爱刺绣,并不是因为别人要我这么做的。” 对Agathe而言,那是另一种形式的绘画。Agathe拿出一件旧的牛仔外套,上头的 “Wild Rose” 正是她的作品。


牛仔夹克上的手绘图案由Agathe自己缝制。


她又拿出一本由她独立发行的杂志《Peach》, 从发行到印刷,都是由她和她的合 伙人一起进行,更重要的是,这本杂志只跟女性艺术家合作。从摄影师、模特儿到插画家,清一色全是女性。“我一直知道自己要做自己的杂志”,Agathe从书架上拿出厚厚的一沓文件夹,里头密密麻麻记录她对于当下事件的看法以及感悟,每一页几乎很难找空白处,这是 Agathe 17岁以来就养成的习惯。从小她就特别爱发表观点,组织研讨会,在笔记本中有张图片特别有意思,在一个圆桌前,有四个人的半身画像,“也许你不相信,那是我梦想与之相识的这4个人,就是我沙龙的新成员!她们可是巴黎LGBT举足轻重的资深前辈啊!”


由Agathe创办的独立刊物,从制作到发行全部由女性完成。


很后Agathe邀请我们前往她的卧室,一面的木头衣柜塞满了她的衣服和鞋子,另一面则是她的工作台。墙面上贴满了她的灵感来源,有些是杂志上撕下来的,有些是她与朋友的拍立得,有些标语,还有干燥枯萎的玫瑰花。另一个矮柜上,放着许多的水晶,“我相信水晶能带给人能量。包括紫水晶与月光石,每当我觉得沮丧的时候,我就会拿着它们冥想。”


身兼模特儿、摄影师和杂志出版人;同时坚持女性主义,相信水晶的力量。在这个家里,她乐此不疲地输出自己的价值观,并试图从这个 “小方形匣子” 中发出的声音被更多的人听到。 



文字|Leo Wang

图片|YOHO!GIRL

Yoho!Now

潮流就是现在,分享有趣新
鲜男女生世界观。

关注我们

分享: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条款 意见反馈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 南京新与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苏ICP备090112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