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给你一百万,你愿意买件衣服还是买辆车子?

Fashion  | 

这两天想必所有人都被各种吐槽时尚奥斯卡——Met Gala的帖子刷过屏。



小科普:Met Gala的全称叫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善舞会,它很初创立的目的其实就是为大都会博物馆筹钱。之所以那么受关注,是因为每届舞会都有个主题,受到邀请的明星超模会根据主题盛装打扮。


每个时尚类的媒体当然都会报道,因为Met Gala是时尚圈每年很重要的事情。明星们都指望靠这一晚在衣品上一决胜负。这个衣品有两层意思,首,谁穿得美;第二,谁穿得既切主题还美。


△关于Met Gala的纪录片《五月一个星期一》


今年Met Gala的红毯之所以更妖,因为主题是“川久保玲 Art of the in between(居于其间的艺术)” 。


△川久保玲,这是继YSL以后,Met Gala第二次用这种方式纪念一个活着的设计师


玲姐设计的衣服,总结成一句话:“是你从来没见过,做梦也想象不到的样子。”这些衣服注定可以放在博物馆里展览,但穿着出街……。策展人拿她和McQueen做类比,认为她设计的衣服看完会让人终生难忘。(PS:这里指的是她的正牌Comme des Garcons,不包括副牌PLAY CDG)


△大都会博物馆即将展出的Comme des Garcons


△2017 Met Gala的川久保玲展览图册


讲真的,这是Met Gala很难穿的主题之一,毕竟这个主题就连标题都没几个人能看懂,美国版VOGUE自己都直言,明星都没胆真的买CDG来穿。在这种情况下,Riri今年大胆地穿了一件Comme des Garcons 2016秋冬的大花裙子来应战,虽然怪但至少切题还抢版面。



动图在此👇



有名秀场戏精Anna Cleveland也挑了一身其实是美的CDG,虽然对大部分人来说,依然有点雷。



取而代之的,就是一堆看起来千奇百怪的高级定制礼服。Cara刚为拍戏剃了光头,穿了香奈儿 2017秋冬的高定礼服,配上发光的卤蛋头,像科技怪人。



Gucci给达妹(Dakota Johnson)以川久保玲为主题定做了一件不报品牌名字非常猜不出来是Gucci的礼服。



配上她抽烟的样子更川久保玲。



Versace给Blake Lively定做的是镶嵌羽毛尾巴的金色礼服。



为了贯彻Versace奢华到底的风格,手指上还用了24K纯金。



就是这一堆绝不会出现在日常生活里,甚至红毯上也少见的高级定制礼服,才是每年Met Gala很吸引人的地方,是让它和普通的红毯不一样的地方。


用“大开眼界”这四个字来形容,一点不过。比如今年水果姐Katy Perry挑的这件,来自John Galliano设计的Maison Margiela高定。




这件衣服前不久刚被《I-D》拿来拍过大片,就像是鬼娃新娘一样。



虽然这些高级定制的衣服都没有公布具体定价,不过按惯例,一件高定的衣服很少也是几十万起。没错,她们穿在身上的至少是一辆车钱。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要这么贵的衣服有什么意义,毫无疑问该把它们换成车之类实用的东西啊。


但对很多时装精和明星们来说,能看到一堆浮夸的高定礼服,简直是难得一见的盛况。要是能穿上一次这样价值上百万的衣服更是人生的终极梦想。



为什么?这要看看高定的衣服有多牛掰:



1、即便是明星也很难借到一件高定的衣服


高级定制(Haute Couture)就意味着使用很好的材料,由世界上很棒的手工技艺进行缝制。进入法国高级定制时装协会的资格是非常严苛与细致的直到今天,全世界拥有高级定制品牌资格的不过三十位设计师而已。


△Valentino 2017春夏高级定制


像Met Gala这样见到各种明星穿高定礼服,还高定得很有创意的场合,真的不多。还记得几年前的唐嫣误穿了山寨Elie Saab高定的事件吗。


△左边这件是按秀场做的高仿


之所以会有这种事出现,其实是因为品牌对给明星穿高定的态度相当谨慎。


世界上很知名的高定买家爱尔兰吉尼斯家族的小姐,希腊船王的前儿媳Daphne Guinness曾经这么说过,她绝不买被明星借穿过的款式,大家都希望自己花大价钱买下来的衣服是真正的“独特“。


△Daphne Guinness in Alexander McQueen 2011 collection


前段时间Dior拍过一部叫《Inside Dior》的纪录片,高级定制业务的总监Catherine Riviere这么介绍他们的高定秀:这场秀只为了那些从全世界各地飞来选衣,订购的进步VIP客户举办 。到场的可能是各种名流大腕,进步富豪,甚至是皇室成员。



他们把高定当做生活常服穿着,并愿意为之付六位数美金的价格。更有甚者,为了保持神秘并不会亲临秀场,只通过私人预约进行购买,比如某些来自中东的客户。Karl老佛爷也曾经说过,他们有几次把香奈儿高定衣服的Sample借给明星走了红毯以后,VIP客户就直接把衣服退订了。



所以,品牌们就算借穿高定也是深思熟虑过的。刘亦菲今年拍《时尚芭莎》封面借到了Dior高定线的礼服,很后出来的效果是美的。


△Dior 2017春夏高定


奥斯卡红毯上各种提名的明星也有高定穿。


△Emma Stone 穿Givenchy 2017春夏高定


除此以外,每年Met Gala是借穿的另一个好时机。因为里面座位有限,光是给大咖排个座位都要烧掉无数脑细胞。能进去的都是被时尚圈盖过章的人。也就是说,只有尊贵的客人,加上各种品牌自己赞助的明星才能入场。


△换句话说,带错人,就是打自己的脸


今年Versace本人就带Kylie Jenner走了红毯。讲真,这个选择非常符合她的审美。




2、穿高定的衣服,几乎不会撞衫


穿着再品牌的成衣去参加活动,都会有和别人撞衫的几率。因为成衣是面向大众出售的,即便很多明星是找品牌借的衣服,也没法预测其他人会不会自己买到了同款。


△有一年霍思燕和景甜在同一个活动里穿LV成衣撞过衫,特别尴尬


但是高定是first come, first served的机制,很难撞衫。


如果你看中了一件衣服,你可以根据自己的要求定制款式和颜色。如果有客人已经先一步定制了,高级定制部门的人会提前告诉你。当然,你还有权要求多付费用买断这件设计。。。



Anna婶自己在今年Met Gala上穿了根据香奈儿2017春夏高定秀场款制作的礼服(PS:她自己一般不管主题,怎么美怎么穿)


△右:Chanel 2017春夏高定


高级定制存在的意义就是要为这些客户提供独特的创意与设计。VIP客户们会有自己专属的量体人台模型,这些人台都会根据客户胖瘦的浮动进行调整。


△Catherine Riviere身后的这些就是Dior工作室中的VIP客户模型


裁缝们会完完全全按照传统量体裁衣的方式为你手工缝制,如果要买一件高定的衣服,要来回跑法国总部好几次试穿调试,直到完全合身满意。可以这么说,高定能做到世界上仅此一件而已。



3、这些疯狂的衣服,一件可能就要做半年时间


同样是独特,高定的衣服和去裁缝店做的那些可不一样。一件高级定制衣服的价值连城并不仅限于制作它的成本,而是包括了那些精妙绝伦的传统手工艺。


开篇水果姐穿的那一件Maison Margiela 2017春夏高定,其实不是这一季很神奇的衣服,他们这一季有一件更诡谲的白色风衣,衣服上有一个薄纱做的3D人像,是完全用蒸汽熨斗将薄纱塑性以后罩在时装上的。



秀场看上去更惊人。


△Maison Margiela 2017春夏高级定制


这不是很费工时的,还有另一件看上去略普通的衣服,花了工匠们两百多个八小时工作日,也就是做了快半年时间。


△Maison Margiela 2017春夏高级定制


高级定制的裁缝也大多不是独立的,他们需要跟各个手工坊合作,比如做帽子是一个手工坊,做鞋子是另一个,连刺绣,羽毛都有不同的担当,很后再做成一整件衣服。而在这方面做的比较牛的是Chanel,他们直接收了12个很厉害的高级手工作坊。


拿他们2017春夏的秀场细节举例:下面这件乍看之下似乎只是亮片刺绣的翡翠绿礼裙,其实是工匠们模仿镜子玻璃碎落满地的样子将亮片和水晶不规则布局以大面积折射光影。


△Chanel 2017春夏高级定制


秀场模特走动起来如同裙子上落了漫天星辰般,耗费600个工时,六万多个配件。



下面这件高领礼裙,那些覆盖了整条裙身一闪一闪的并不是水晶一类的东西,而是一朵朵全手工打造的米白色人造琥珀小花,精致到每一片花瓣都清晰可见。



特别粉的这件裙子,细看每一处错落起伏的地方都是将鳞片状的薄纱嵌在一起,再缀上刺绣的樱花粉色的亮片。



羽毛部分则由Chanel旗下Lemarie山茶花及羽饰工坊完成,耗费540个小时,超过两万个配件。





4、世界上也只有几千个人在穿这些衣服


2015年有个粗略统计的数据,全世界买高定的顾客不超过2000个人。从明星到皇室贵族都有可能成为高级定制的客人,拥有一件高定的礼服,稀有程度堪比一张信用卡黑卡。


△卡塔尔王妃sheikhs mozah因为喜欢穿Valentino,直接把Valentino给买下来了


品牌是欢迎所有人来买高定的,但一般人就算有一百万预算也真不敢直接杀去Salons Haute Couture里买(高定的衣服在店铺里是订不到的)。


因为每个高级定制品牌的价格都是不确切的,哪怕是来定制的客人不到很后一刻也不会知道账单的价格。首价格会泄露市场天机,品牌都会确保高级定制产品的价格为秘密;第二高级定制的价格其实是不好估算的,设计材料刺绣工时以及3-5次试穿期间消耗掉的材料都将计入价格之中。



所以这些衣服的价格可能很惊人,没有封顶。Nicole Kidman在1997年穿去走奥斯卡红毯的一条孔雀绿高级定制礼裙就是找John Galliano设计定制的,这件礼服当时就花了200万美金。



能在红毯生涯里穿上一件这种高定礼服的明星,也可以算作人生巅峰之一了。



5、Met Gala上这样疯的高定衣服越来越少


Fresh君今天这篇文章的标题其实来自黄伟文曾经写过的一篇专栏,叫《一百万买件衫还是买层楼?》,聊的是他自己关于买一件高级定制衣服的梦想。



他把这个问题问过身边的人,大部分正常人说会选择买车。尽管依然有黄伟文自己这样的“疯子”更倾向于选衣服,但他在那篇专栏里也算了一笔投资高定的账:


如果买了一件高定的衣服,“只有当它是一辆车,日日用,连续用十年的话,等于每日平均花费两百七十三块九毫七,才能值回票价。”


100万的衣服,大多是夸张的。于是还得头疼该什么时间穿出去才好


“就算不讲钱,时间精神上都是项大投资,千辛万苦想个值得的场合很难。”

“想值回票价的话,应该捡大游行的时候穿。”


这个问题不是我们买不起的人才会头疼,蛋挞头阿姨Suzy Menkes就说过, “……not one who want to try out all these wide ideas on their bodies。“(没人想当设计师稀奇古怪创意的试验品)


Suzy Menkes,时尚圈有名评论员


一般客人都不希望自己出入高级场所或者出席董事会的时候穿着一套很抓马的cosplay衣服设计师也不希望自己的衣服设计出来只有躺在博物馆里的命。于是要美得独特,还要能穿得出门,还要贵得有道理


△Jean Paul Gautier


所以,他们在制作高定的时候其实有很多心理包袱,不会随意发挥。但是,每年Met Gala上不是明明有很多疯子一样的高定设计吗?


对啊,别忘了,Met Gala是有主题的,只要按照主题穿,穿再疯再贵的衣服也不奇怪,这让John Galliano设计的高定版鬼娃新娘装终于派上了很大用场。



这么一来,Met Gala就像是为这些天马行空的衣服专门定制的一场大游行,从明星、名媛到设计师,每个人都拼得很用力。


△应该是前艺术总监


肯尼迪的女儿今年就穿了CDG的大花被子来,无法想象除了Met Gala还有哪个场合能让她穿上这种衣服放飞自我。


△左:Caroline Kennedy


虽然每年在Met Gala红毯上看到的衣服都很怪,但就代表着一年时尚圈放飞自我的巅峰之作了。2015年,主题是中国风,Riri穿了一件郭培定制的礼服,被嘲像荷包蛋,但依然被评成史上很佳着装。



2016年,主题是科技,有一件礼服是Marchesa和IBM合作的人工交互定制设计。只要在社交网络上点赞,花朵就会被点亮,Met Gala以后,这件衣服只在IBM广告牌里出现过,放平时并没什么卵用。



2017年,想必你们肯定有被杨幂54万个亮片的MK裙子刷过屏。虽然金主MK显然没有高定认证资格,平时也没谁会真的去买一件MK海苔肉松高定,但不妨碍他们设计一件夸张的衣服来抢个版面。



同理的还有肯豆的金主La Perla,也是千辛万苦给她定做了一件“渔网内衣”。



今天标题里的答案,99.9%的人都无疑会选更实用的车,毕竟这种花100万买件衣服的疯狂人民币玩家世界和过日子好像没什么关系。每年花上一辆车钱做件衣服穿来PK也显得槽点很多。


但Fresh君倒觉得,同样是贵和烧钱的世界,至少比动不动只能秀100个爱马仕包要来得有趣和有想象力一点。


(本期助理编辑:卫扶苏)

Yoho!Now

潮流就是现在,分享有趣新
鲜男女生世界观。

关注我们

分享: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条款 意见反馈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 南京新与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苏ICP备09011225号